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 > 新闻中心  > 佳文欣赏  > 查看详情

佳文欣赏

以后假日,别再提起去看外婆了

来源: 海南省爱心文化传播中心官网  日期:2022-05-01 18:05:51  点击:41843  属于:佳文欣赏
(文/杨帆)今天是五一劳动节,早上起来,妻子对儿子说,咱们一起到外婆家,看看……,忽然间妻子哽咽着,眼眶沉满泪水,儿子抱着妻子说,妈妈,以后节假日咱们就不再提起回外婆家——看外婆了。

图说:前排左四为丈母娘,她生前和亲朋好友的合影。

以往的节假日,只要有时间,我们一家人总会回丈母娘家,看望她老人家,听她叨叨啐啐,吃她做的那可口饭菜,见她那慈善形影,享受那天伦之乐。可是从此以后,这种天伦之乐,只是过往云烟,成了遥寄的梦幻。

今年五一节前,4月25日8点刚过,春花末谢,丈母娘就怀着对生命的眷恋,对子女和岳父的牵挂,依依不舍离开这片养育和包裹她68年的故土,驾鹤西去。

丈母娘对这片热土和家人有太多太多的情感和眷恋。妻子说,丈母娘是带着痛苦和遗憾走的,在她临走时,表情显得非常痛苦和无奈,眼眶里含着泪水,嘴巴颤抖着,似乎心事重重,有话要说,但说不出来。老丈人说,多年来,丈母娘一直被疾病折磨着,由于担心求医吃药给家庭带来经济负担,总是忍受着,能挺一天就一天,小心翼翼呵护这个家。丈母娘心地善良,十分顾及人情世故情愫,看重亲情,在兄弟姐妹中,只要他们有困难,总出手帮忙。

丈母娘在病期间,家庭经济比较紧手,但知道她最小的妹妹得病需要手术费时,拖着身病,到医院看望,并塞给她妹妹5千元。丈母娘就是这样一个人,看亲情比生命还贵重。

忆得丈母娘出殡那天,经过一片小林地,丈母娘那最小妹妹哭泣着说,“小时候,大姐经常带我和小弟在此放牛和玩耍,料不到现在是大姐埋葬的地方啊。”在娘家四个姐妹兄弟排行中,丈母娘是老大。上世纪50年代,全国各地农村都处于贫困状况,丈母娘家居僻落的农村,一家温饱可想而知,可是丈母娘的父母是明理人,为让孩子出人头地,苦苦支撑着,供应家里四个孩子读书。在那年代,作为长女,丈母娘平时除了上学外,一有时间,就帮助父母做家务,放牛种菜,照顾小妹小弟。

有一个寒假,丈母娘的父母到几十公里的郊外,参加生产队冬修水利大会战,几天几夜都没有回家。当时丈母娘才十一岁,一个人照顾着家里两个小妹和一个小弟吃喝拉撒,半夜时,丈母娘的小弟忽然发高烧达40度,是丈母娘背着小弟打着火把,连夜奔走5多里路,送到大队的卫生院看病。年代造就人啊,穷人孩子早当家。

老丈人说,丈母娘一生含辛茹苦,不嫌意老丈人家境贫寒,与老丈人结为夫妻。一路来,夫妻相苦为命,勤俭节约,抚育着三个孩子成人,当过民办老师,做好小本生意,开荒种植橡胶和槟榔,过着紧日子,从不因家庭清贫,夫妻红过脸,一家人简简单单,和谐共生。

在丈母娘病重时,曾几次劝告老丈人,放弃治疗,免得拖累家庭。每个人对生命都有眷恋,可是丈母娘为了家庭,却看轻了生命。有时候,有些人的付出是不需要叮咛和回报的,这是何等伟大!

 “平时有亲朋好友的长辈过世,我很少去吊祭,但你丈母娘不同,她有一颗善良的心,把我们这些朋友也当成自己女儿女婿一样对待,在她生前只要逢年过节,经常给我们寄特产,教育一些做人道理,如我们家老母亲一样,可亲可敬。”一位从福建前来吊祭丈母娘的朋友说。丈母娘确实如此,每逢假期时,我们夫妻常会带着亲朋好友一起到乡下丈母娘家度假,一起约鱼,一起爬山,一起搞野炊,每一次丈母娘都特意准备一些好吃的特产招待我们,并在返程时,还硬塞给我们一些特产带回家。

丈母娘啊,时过境迁,这些美好回忆,只能成为我们永久遥寄天堂的您啊!

丈母娘也是娘,虽然不是生和养我的亲娘,但是赋予她“半个儿子”的真情和爱抚诠释得淋淋尽致,不亚于亲娘的情感。

记得第一次陪妻子回娘家上门认亲时,那是一个多情的秋天,娘家人知道我要过来,七大姑八大姨都倾巢而出,目标很明确,要对一个血缘不相间的“陌生”人入关“验货”,包括长相,待人接物等各方面的审查。不单如此,左邻右舍大大小小也来奏热闹,很像幼儿园小朋友第一次见“大熊猫”一样,好奇又兴奋。当时的我,心惊肉跳,面腆腆的,左手递烟,右手送糖,尽力表现出一个有教养又虚拟“绔家子弟”的模样。他们在“验货”中,有一个爷字辈的长老首先发表意见说,此豪生哥面之善,没有脑凸反骨之相,应该不会有多占娘家人财物之心,但还要以观后效,才能拿个准;有些事不要过于乐观,此豪生哥是从政之人,咱们家爱女不同,频道不同,日后担心吃亏呢,有一位大叔说着。有一位远嫁的姨妈说,“豪生哥,我家侄女心蒂善良,见世面少,现在准备许身于你,你要对她好,别骗她,别演陈世美那出呀。”不放心,稍放一段时间再说,反正咱们爱女长这么俊,也不愁嫁,隔壁来的老王说。你一句,我一句,尤其老王那一说,让我内心不安,感到很无助和无奈。

但见挨着丈母娘旁边的妻子牵着丈母娘衣角,焦急的不断跺脚。倒是丈母娘除了笑还是笑,她发话,我认这个女婿!岳父老见状,忙附和着,大家辛苦了,留下来一起吃饭。其实岳父老是个明白人,配合丈母娘打埋伏战,诠释了一出“妻唱丈随”的精版剧。这是丈母娘给我的第一印象,好比我们小时候碰上无助时,需要呵护的力量、亲娘的力量。

人生的旅途一去不返,注定孤旅。在当今和平时代,物质丰盛,医学发达,生命挑战的极点定格在68个年轮,确实显得婉惜。但在这68个春秋中,丈母娘却以一颗善良之心报以世间,报以天地,在春意未尽时,悄悄驾鹤西去,留给亲人们无限思念。